独立游戏到底需不需要发行?(转载自游戏陀螺)

文/ 猫与海 Hadoken

导语:

“当然需要!需要那一笔版权金。”

一般的发行渠道有没有解决独立游戏的痛点?

“完全没有解决到。”一位曾经多次获得苹果推荐的独立游戏开发者C如此讲述道。

第一是苹果推荐——“曾经有发行跟我讲,我给你申请苹果推荐,保证你可以拿到。我说我肯定也可以拿到苹果推荐。而且从来是苹果主动地找我们,我们从来没有找过苹果。”

第二是用户获取——“有些发行跟我说可以给你找2000人来测试,而实际上我们的玩家社区已经经营得非常好,我发个帖子超过5000人响应都问题不大。解决基础的第一批种子用户,包括通过种子用户对外辐射,我自己也有自己的资源。”

第三是买量——“发行可以帮我们做市场推广,但去买量ROI肯定也是亏的,所以这块也是没有意义的。”

第四是游戏调优——“发行说有专业的数据分析师做调优,这个我们以后可能需要,但目前还是想更多按照自己的思路往前调,不想去套路玩家,也不想被套路。我们只有通过自己的理解,把游戏数值调到合适的程度,这个才是我们自己的积累。”

而另外一位多次获得苹果推荐的开发者J更是单刀直入地指出:“我们之前跟几家大厂合作,其实都是我们教他们怎么样跟苹果对接,因为我们比他们更加懂得苹果的口味与流程。不过基本上跟大厂的发行合作也算愉快,最怕碰到一些不懂的中小发行,自己不是很懂,还强迫你改这改那的,这种就比较烦。”

独立游戏的最大痛点是什么?

独立游戏最大的困难和问题是什么?——“生产力不够。我们的开发者有很多来自于玩家的,需要从零开始学。比如说我自己虽然有能力深钻游戏引擎这种东西,但是也没有这个时间,也不应该花时间在这上面。所以矛盾点就在于,最后项目的生产力制约于我们自己,除了员工数目,员工本身的素质也需要慢慢地通过做项目成长起来。”汉家松鼠CEO成功如此描述。

而另一位取得成绩的独立游戏开发者K则指出:“渠道会要求你一个月更新一次,独立游戏大部分真的做不到,我们一款游戏只有两个制作人,他们制作一个新版本需要3-4个月,一些好的发行商,比如游道易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天天过马路》的后期版本都是游道易帮助开发者做全权接管的,我们非常希望能够遇到这样有开发能力的发行。

“独立游戏的制作能力还是有限,海外发行能力也有限——海外发行并不是把苹果的全球推荐拿到就可以了,拿到之后你还需要持续给它新的版本,让他们不断地给你推更新游戏,产生更大的影响。这一点就是回到第一点制作能力的问题,除此之外还有拓取流量的能力。”

凉屋游戏的曹侃则指出这需要提升团队,招更好的人——“一是有经验的人,能够带来很多解决方案,提高制作与解决问题的效率;二是找更成熟的新人,我们是一个充分相信年轻制作人的游戏公司。”据了解,凉屋游戏在校招方面做了非常大量的工作,这对于独立游戏而言是非常罕见的。

独立游戏需要发行吗?

“当然需要!需要那一笔版权金。”J如此描述,“其实发行渠道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就是给钱的。独立游戏找发行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把未来的款提前收掉,然后去做下一款。”

“以发游戏套路来说,可能我们自己发比大公司帮我们发拿推荐的位置会更好,我们其实比大公司更加懂苹果和谷歌,跟他们的关系也比较好,从发行效果来看,独立游戏很难去买量,大公司发跟我们自己发其实总体上是一样的,之所以要给大公司,更多还是因为那笔钱。”

与多家独立游戏交流后发现,在这个流量比较稀有、比较贵的时代,现在做独立游戏如果刚起步挺难的,更多的团队以苹果推荐,以及找代理作为他们的第一个目标。

独立游戏开发者玫瑰狗认为:“在这个时代,不管是TapTap、App Store,还是Steam,开发者其实是能够直接抵达玩家的,直接跟玩家建立交流,这其实是一个很完美的闭环。在这种状况下面运营商和开发商的作用其实会越来越小,在Steam上面有名的开发者很多,就是有名的开发商很多,但是有名的发行商就很少。”

发行能为独立游戏做什么?

东品游戏罗伊指出,独立游戏目前真正有发行经验的公司不是很多,作为发行商要具备的几大能力,是找、挑、签产品的能力,本地化的能力,以及资源整合的能力。

“发行商最大的价值实际上是流量变现,更多还是去整合资源。”他举例东品游戏去年举行了发布会之后,后续有很多资源找上门来,并且有很多忠实的用户去支持,这使得他们能在产品上线的第一波爆发中取得一定的领先优势。

“但是买量这块是不考虑的,是因为没办法,回不来本。因为我们的游戏很多的包很大,又是付费下载,即使我们改成试玩前三关,转化率也很差,所以更加针对于忠诚用户。另外,独立游戏真刷不起榜。”

他另外指出,帮海外独立游戏一个很重要的可能就是帮助办理版号、维护国内版权还有维护发行渠道玩家等各种关系。“你搜搜我们的产品,许多刚上线就被破解。直接给我上破解版,我有什么脾气。那怎么办,只能去找他们沟通,友好的情况下基本都会帮下架,我们也只能是尽量去沟通这个……另外还有些促销的手段。通过鼓励大家做视频、写文章等送福利,这些其实是一些运营的工作。”

发行独立游戏的成功怎么定义?

“最早我们发产品,发八款成功两款。”

“成功怎么定义?”

“回本。”

“回本是叫成功。那真是挺惨。”

“完全是趟出来的。”

这是一家长期发行海外独立游戏到中国的厂商其负责人L与记者的对话。“对于我们这样的公司来说,可能一款产品我赚十万就可以了,但发的数目多利润也是有的,这是走量的打法。而且随着这个品类、数量多了以后,它的用户其实在沉淀……但我们也面临一个问题,产品多了以后怕技术跟不上,你得各种改,如果跟不上,发行速度会放缓。”

而他指出,独立游戏也是有大作的,“比如说《这是我的战争》,流水也是过亿的,如果能签下大作,会赚得更多。”

而罗伊则认为,独立游戏想要成功,必须有三个因素:品质高,产量高,用户热情高——“必须要三高。当这个用户市场已经成长起来,是能支撑这样的公司的。”

发行为什么要布局独立游戏?

独立游戏的ARPU值很低,大厂不会随意去做。独立游戏是细分品类,一定是有用户瓶颈期的。我们了解到,某家大厂花了超过一千万的版权金来拿一款独立游戏,但能赚回来吗?基本不可能。

那么发行为什么要布局独立游戏?——经过调查沟通好得出的结论是大体分为三种,那就是:搞好渠道关系,用户量,赌爆款。

独立游戏满足用户的黏性与垂直度。独立游戏虽然在收入不够好,但它的用户活跃度、口碑、媒体曝光各方面还是非常不错的,所以它能很吸量。

另外,苹果推荐其实也相当值钱。很多厂商布局独立游戏很大的一个目的是想维护苹果的关系。L认为,如果苹果推荐按单价卖,卖它也卖个几百万,人民币绝对有人要。

“同时这些用户进来以后,我可以在里面加广告,互推游戏苹果是允许的,我推自己游戏总可以吧。很多人是希望要这个量的,因为苹果很贵的用户。”

发行独立游戏,现在是什么行情?

罗伊指出,以前海外产品好,但是其实开价很低。海外很多国家,但他们不知道中国这边的游戏发展其实很牛逼,很早的时候,中国人去海外找产品合作都是跟捡一样,遍地都是黄金。随着中国公司大量在海外去抢,恶性竞争很激烈的,价格被越推越高。很多人愿意开高价,甚至拿百万美金去签约产品。

“但是中国人信誉有点差,坑了很多老外,当有些时候你和他谈的时候,他一听说你是中国人,扭头就走,不跟你谈,需要长时间的耕耘与积累,才会获得信任。”

L指出一个现象:现在的独立游戏,海外有点像IP一样,有品质有品牌的独立游戏被炒成天价,比如《纪念碑谷2》。“其实如果大厂委托我们帮他谈,其实可以省很多钱。”

通过调查沟通发现,独立游戏的版权金国内现在要得狠,相比国外反而更高。

“我们发行去合作就是代理、发行,产品多的话更愿意联合发。要不要付一笔版权金,看海外还是国内。”罗伊指出,新产品的合作模式就是版权金、预付和分成这三种——

有些不需要版权,就是预付加分成;

有些因为有竞争关系,那就是版权加预付加分成;

那些个别的既没有版权,也没有预付,就是分成。

独立游戏模式的深度探究

在创梦天地和全球最大的游戏媒体Pocket Gamer联合举办的2017独立游戏奥斯卡Big Indie Awards上,创梦天地联合创始人、总裁高炼惇在采访中指出,海外的发行公司做独立游戏开发,很多是以基金的方法去做这些事情,“主要看开发者的个人履历,你有想法就最好,但甚至你没有想法也无所谓,投资人会定额投资,而这个团队也会与多个基金接洽,比如与4个基金对接,各拿5万,加起来20万,这对于CP与投资双方都减少了风险。”

他同时指出,只用资金的这个方法在国内是不可行的,独立游戏开发者在国内是需要更多的一些帮助,“所以,我们更像一个服务商。”

高炼惇指出,独立游戏开发的痛点,大作都是结构型的游戏,但独立游戏不可以这样做。“发行独立游戏的痛点跟一般游戏的痛点是差不多的,就是渠道管理很麻烦。在发行上面我觉得不管是国内外遇到的问题都是同一个问题,发行跟钱挂钩的,但梵高才不愿意干这个事情,艺术开发者在这一方面的能力很多都是偏弱的。我觉得包月模式会是更适合独立游戏上面做。另外一个逻辑,独立游戏可以先免费,不定期出新章节,再收费。”

玫瑰狗认为:“Steam模式代表着我们未来的方向,以开发者和玩家为中心,媒体与渠道是辅助的位置,代理和运营的位置会很窄,投资的位置其实也会比较窄——以后的投资大部分会掌握在业内经验比较丰富、走在前面的这种开发者手上,把下面这些小的开发者组织起来,形成一家大公司,大家对冲风险,这可能是行业发展的未来。”他同时指出,“我觉得这种圈子的核心应该由开发者和媒体来组成这样的圈子,这对开发者的好处才是最大的。”

罗伊则认为,对于过去的2017年,独立游戏这拨确实很热,“越热的东西其实越有问题,越是低调以后,你会发现这才真正开始赚钱,或者说闷头干了很多实事。”

2018年独立游戏将走向何方,我们将继续深度跟进。

在四线城市开网游工作室的女人们(行业新闻)


一个为了支撑生活的资深玩家和一个为了克服虚弱感的游戏小白,一起在四线工业城市开了一家网游工作室。个中滋味,如人饮水。

10月4号,今年的中秋节,我走进了辽阳市的一间民房,这里即将被当作一个“网游工作室”。

对着大门的鱼缸里,几尾金鱼正在缓缓游动,水泥地面上散落着一堆网线,饭桌上摆放着着没来得及清洗的碗筷,双人床横就横在客厅里,上面胡乱团着被子。这间屋子的主人显然并没有投入太多精力来打扫卫生。


门口硕大的鱼缸和没精打采的鱼们

里屋是工作间,靠墙摆放着巨大的白色铁架,散装的风扇在上面大声呼啸。8台15英寸显示器排成两行,这些显示器分属5个不同的牌子。所有显示器上都是相似的画面,这些画面由同一个键盘操作着。而正在敲击键盘的是一个女人。在她眼里,这显然是工作,而非游戏。

由海信、三星、戴尔、清华同方、AOC组成的n手显示器方阵

张姐今年40岁,是这家工作室的投资人。我见到她时,她正用典型的东北人上炕姿势:盘腿,坐在一张巨大的转椅上。10月的东北气温已经不足10摄氏度,她仍然穿着单衣、打着赤脚。每天10小时以上的工作长度让她的脸看起来有些憔悴。

“平时这都不算啥。”她说,“赶上游戏更新,我们经常几天几宿不睡觉。”游戏版本每次更新,张姐本来设定好的软件就大多不能用了。“拖着不开工的话就啥都没了。”几百万的前期投入迫使她需要不断工作。一旦停工,不仅会失去所有经济来源,囤积的大量游戏账号也会迅速贬值。

在开自己的工作室之前,张姐去过不少工作室学习。那些成功的大工作室大多开在郊外的厂房里。“跟他们那比,我这儿简直就干净得不像话。”张姐说,大厂房里根本没人收拾,里面“埋了八汰”的,一进去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里面风扇嗷嗷转,两人对面说话都听不见。这种大型工作室大多分布在南方,前期投入通常在千万元以上。正常运行后,每月流水也能达到百万级别。

虽然在大型工作室见识过了壮观的规模和巨大的利润,张姐还是选择从自己的工作室、从两人做起。“我年纪已经大了,想的就比较多。”张姐说,“我做事情还是喜欢一步一步慢慢来。”外面的年轻人,工作室都是上来就整100台电脑,挣了钱就翻番,到最后就算全赔了也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拍拍屁股就干别的去了。张姐认为自己和他们不一样,”像我这个工作室现在是8台,过阵子挣了钱我顶多也就8台、8台往上加。我要像他们那岁数,整的比他们还得大。”

话虽如此,但张姐为了在腾讯一款捕鱼游戏中进行大量交易,通过网上购买、自己充值等方法囤积了超过1000个高级别账号,其中很多账号价值过万,总价值也有数百万。她的日常之一就是把这些高级账号里的炮弹卖给别的玩家或是直接把号租出去,游戏最火的时候一个月几十万不稀挣。不过随着游戏热度下降,账号的价格也随之迅速贬值。曾经上万元的高级账号如今只能卖出3000多元,张姐的收益大不如前。最近,她只能勉强达到收支平衡,这促使她不得不清理库存、谋划进入新的游戏。

“选游戏就是一场赌博,游戏与游戏之间就跟不同行业一样,每换一次游戏就相当于一次改行。”新的打法、新的软件、新的市场、新的客户,以及游戏本身的坚挺程度等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在内。而张姐本人是没有玩过任何游戏的。

“大部分开工作室的都是本身爱玩,然后想借着这个挣钱。”张姐说,“但我就是个例外。”她之前从来没玩过任何游戏,做这个就是为了找点儿事情挑战自己。张姐的前半生,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要强又幸运。

高中时候老师讲数学试卷,总会把最后一题略过,并安慰同学们这题难度太高没必要会。张姐就死犟着一定要做出来。“别人做不出来是他们的事,但是这题给我了我就一定要做出来。”

凭着这股劲头,张姐挑战过很多工作。从开餐馆到当会计,每份工作她都能很快做好,然后迅速失去新鲜感,再去寻找新的挑战,如此循环。幸运的是张姐家还算是颇有几分薄财。

人的一生,是一个努力克服虚弱感,并在一个充满危机的世界里安身立命的过程。张姐幸运地轻易做到了后者,现在她只需要努力克服虚弱感就可以了。而这个机会来得很偶然。

一次酒桌上,当时辞去了会计工作,正在家带孩子做饭的张姐向她的发小李姐表达了赋闲在家的愤懑。借着酒劲儿,资深游戏玩家李姐提了一嘴“开网游工作室利润空间很大”的事。未曾想,转天酒醒后,张姐竟然认真了起来。她先是到别的工作室学习经验,紧跟着就找李姐商量起合开工作室的事儿。

和从没玩过游戏的张姐不同,李姐是一名资深网游玩家。从《热血江湖》入门网游,到《诛仙》开始,和朋友每3小时一次定点包BOSS赚得第一桶金,再到后来《笑傲江湖》开始狂刷副本倒卖材料,直到在《武魂》中李姐放弃了游戏的大部分乐趣,转型成了一个全职商人。在玩《武魂》的3年中,她每月大概可以收入2000多元。作为一个散户,这个程度的收入让她感到满意。

李姐自己做散户时三台齐刷的场景


在开工作室之前,李姐干过服务员之类的工作,而丈夫则在国企基层赚一份不多的死工资。两个人的月收入加起来6000块钱,刚好够一家三口生活。但只凭这样的经济状况,她始终无法扩大游戏内的经商规模。

当张姐找到她后,两人一拍即合,她们到当地电脑城,淘来一批均价不超过300元的电脑,然后搬入张姐家空置的回迁房中。散片CPU和网吧淘汰的650显卡是这些电脑的平均配置。

“机器没必要太好,我们玩的游戏都不怎么吃配置。”在张姐眼里,这些机器就跟期货一样,过一段时间就要卖掉,不然利润会被压缩得很低。“机器的价格要是跌得太多,挣点儿钱都不够给它补窟窿的。”张姐向我科普着选择机器的门道,“我们现在做《地下城与勇士》,用这种机器就足够了。那些新游戏换代太快了,不保险的。《地下城与勇士》都快10年了,市场供求也稳定,软件配套也比较齐全,不容易赔。”

就这样,从没玩过《地下城与勇士》的李姐开始了全新的游戏生涯。“我喜欢玩那种MMORPG游戏,要不是为了赚钱,这个游戏我一辈子也不会碰的。”

因为担心官方会查封工作室账号,所以她们并没有选择从网上购买。所有的账号都由李姐人工从零练起。“最开始还不能一次练太多账号。”李姐说,“同一个IP地址,突然有大量账号的话,还是会被封的。”她把一个号练到10级,然后练第二个账号,每次练到10级就加一个账号,直到8个账号为止,同时操作。

用这种阶梯式练号方法,李姐用一个月的时间练出了10组账号,每组账号又包含8个满级角色。每天一组账号分成之后可以收入30元,10组账号共计300元。这样整月无休的李姐每月有了9000元的进账,而她所在城市人均工资还不到4000元。

因为所在国企连年亏损,李姐的丈夫最近两三年工资不涨反跌。看着妻子的收入是自己的两倍还多,他也动了心思。“要不我干脆跟你一块儿打游戏算了。”但是为了家里有一个人能有份稳定的收入,李姐还是让他继续在国企“混着”。“等过段儿时间工作室稳定下来再看看吧。”李姐的丈夫摸了摸自己锃亮的光头说道:“我是发现了,干点儿啥买卖都比在国企当工人挣得多。”

每天早上7点,李姐都要从几公里外的国企生活区出发,乘坐刷卡8毛钱的公交车赶往工作室,然后在电脑前一动不动地刷到晚上八九点。晚上10点左右,她还要赶回家里做家务。因为长时间坐在电脑前,李姐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她的肩膀、颈椎、眼睛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劳损。心疼的丈夫反复劝她休息,李姐一直不听。他只好每天早上准备一大瓶泡满各种中药的茶水。

被各种中药填充的水杯

“现在每天只要玩就好了,出的东西销售都靠小张,我一点儿都不用管,比以前省心多了。”如今李姐和张姐分工明确,一个负责刷图出货,另一个出售自己工作室刷出来的货,两人五五分账。而李姐还有一桩从其他工作室那里进货物,再散卖给客户的批发零售生意。

和我谈话的不长时间内,张姐在微信上和不下10个买家进行了交易。因为是先货后钱的交易方式,所以在最初没有稳定客户的时候难免会被骗。

张姐第一次被骗是刚接触《地下城与勇士》的时候。她把价值200元的材料交易给对方,立刻就被拉黑了。虽然明知这种交易方式存在很大的风险,但第一次被骗的她还是感到很憋屈。“我知道做这种交易肯定不保险的,也不是差这200块钱,但是被拉黑了就等于永远失去了这个潜在客户,当时就感觉又可惜又委屈吧。”

“只有刚开始的时候会被骗嘛,什么游戏都一样的。”后来有了稳定的客户群体之后,变成老炮儿的张姐再也没被骗过。

每天早上醒来,张姐做的第一件事不是起床,而是拿起手机,查看游戏里的物品价格变化。她对于游戏本身兴趣全无,但把开工作室玩成了一个游戏。我到的那天早上,她刚以单价55块买了一批材料。两个小时后,这批材料的价格跌到了45元。她笑着跟我说:“就当中秋节破财消灾了。”

张姐笑着赔钱,李姐却在皱着眉头玩儿游戏。让一个资深玩家每天把同样的地图刷上几十遍,绝对是一种折磨,但她想让14岁的女儿上更好的中考补习班。

度过了工作室最初的适应期之后,最近她们已经在网上发布了招聘启事,开出了供吃供住、刷图所得五五分成的条件。在她们看来,这样的待遇对那些文化水平不高,又不愿意出去打工的年轻人很有诱惑力。至于究竟要招几个人、工作室会扩大到什么规模,她们都说没有具体想过,只说会尽力做好,踏实地走一步看一步。

每天早上7点,李姐还是会准时出现在公交车站,无论风多冷。

转自 游资网

IT精英们,创业路上的:降级论(转载)

作者微博:meditic

  几乎一年没有写博客了,说没时间那是借口,唯一的原因是,年纪越大越发觉自己肤浅。有些想法还没提笔,就发现很幼稚,就不敢发出来贻笑大方了。这次先给大家说个小故事:

  从前有三个屌丝,聚在一起做网络,提供免费的网络服务,砸锅卖铁,通宵达旦,除了卖肾啥都做了。3年后终于做到了五百万用户,对于年轻人来说,能把五百万人玩弄于鼓掌之间,已经是很牛逼轰轰的事了,不过用户越多,成本越高,每年服务器、带宽租金、房租水电、广告运营等成本,已经达到了十七八万,屌丝们不得不面对一个终极问题:如何盈利?

  屌丝们定了三盘沙县水饺,围着一箱子的冰啤酒开始计算:按照最近一月的登陆情况来看,四百万个账号已经不活跃了,真正有商业价值的只有一百万人,如 果开通xx功能,收点高级会员费,让其中1%的人升级为高级会员,每年付30块钱年费,那么每年收入就是100万x1%x30元=30万元!不错嘛, 扣除十七八万的运营成本,还剩毛利润12万,每个屌丝年底能分到4万大洋,如果按照打工者的算法,这三个人每人月薪3333元,木有奖金,木有津贴、木有任何福利,上班还得带自家的电脑。

  尽管如此,屌丝们还是激动得咬了一口水饺:老子有钱啦!老子有钱啦!!!那一夜,人们看到三个发疯的屌丝在屋顶翩翩起舞。

  韩寒说,中国人民是最有忍耐力的族群,一点好处就感激涕零。他一定不知道,IT创业界里的屌丝,才是这群傻逼中的战斗机。他们可以平静地忍受每年都持续亏钱,而且还能信心十足的对所有人说公司的状态非常好,如果有一天居然收支平衡了,他们会激动的趁夜难眠,比北朝鲜倒掉还开心。

  本文开头的三个屌丝,其实是非常幸运的,至少能做到月薪3333元。大部分的屌丝在第一年做到几万用户的时候就会挂掉,原因众多,最主要要的是意志太弱,受不了最初的寂寞;意志稍微坚强点的会在第二年第三年慢慢挂掉,原因主要是资金断裂、团队分裂;能成功熬到第四年还没饿死、还没被口水淹死、还没被肠胃病颈椎病腰肌劳损折磨死的,甚至员工不减反增的,基本上属于神仙级别了。

  我为什么要说三个屌丝的故事呢。首先是因为这是身边每天都在发生的故事,其次是因为感到可惜,IT界在我眼里一直是一个无比高级的职业,聚集着全球最聪明、最富有的人类精英。以IT创业界的青年们的智商,他们可以做成任何一件事情,包括改造银行到制造汽车到发射航天飞机 。结果这帮人却整天在蓬头垢面得为3k的月薪而挣扎,太悲催了。
  为什么用悲催这个词? 如果一个人生下来就在山沟沟里,一辈子都没机会去见什么好东西,这不叫悲催,这只叫苦难;而如果一个人生出来有一个奇怪的特异功能:皮肤出来的汗水会凝结成昂贵的水晶,本来只靠出汗就能赚钱,结果这傻逼居然觉得出汗这个行为太低级,做手术把自己的汗腺全给切了,而且丝毫没有意识到他做了什么傻事,这才叫真的悲催。

  我们IT界中的很多人,生下来就是有这个出汗成水晶的特异功能的,正是因为这种与众不同,这群人能混入牛逼的大学,整天打网游还能写出像样的毕业论文, 拿到学位,进外企,考CPA,做咨询、做证券分析,研究高分子材料,做电子商务,做云计算。。。一级一级的上升,直到有一天,发现身边的人里,已经没有一个不是CPA,不是咨询师,不是高级研究员了,身边的人全是业界精英,个个都超级强悍。在这个所谓的高级圈子里,自己并没有任何过人之处,只不过是just another analyst而已。在高级圈子里拼的头破血流,最后也只能混到给台湾人整理数据而已。莫然回首,发现当年的血气方刚、年少时的无限梦想,进化成了一身肥胖的赘肉。这个时候,有个旁观者说:“升级到头了,该降级了”

  当一个社会疯狂鼓吹快节奏的时候,一定需要有人来宣扬慢生活;当全社会跟打了鸡血似的吹捧升级的时候,一定需要有人来说说降级论。

  IT青年们喜欢打游戏,喜欢升级。他们的人生也和游戏一样,沉醉于不停的升级中,不仅喜欢升级自己手上的技术,把MySql改成MongoDB,把Apache升级为Nginx,在Mac上装Ubuntu,Ubuntu里再装个虚拟机去跑Mac OS。。。IT青年们也喜欢升级自己的人生,从程序员升级到项目经理,再升级到技术总监或产品总监,再升级到合伙人。。。

  在不断追求升级的过程中,所面临的一个很大事实是:当一个人从A刚升级到A+级的时候,其实这个人的能力层级依然只是A的层级,还未胜任A+的层级,他必须要到A+的后期,才可以胜任A+。就好像一个高中生,高考完之后,虽然理论上已经属于大学生了,但是他的实际能力依然只是高三毕业的水平,除非他全部pass了大一的期末考试。同样的道理,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的身份和称谓,都是在描述“未来的自己”,而不是现在的自己。当你从销售员升级为销售经理的时候,你自我感觉很好:“我现在是销售经理了”,但是这个时候 ,你并未通过公司对你作为销售经理这一年的工作成果的考核,你只是一个“未来可能是合格的销售经理”的前身。如果年终考核你失败了,那么这一年最准确的描述是:一个销售员,占了整整一年销售经理的位子,最后失败了。而且这一年一定会过的很累,因为通过考核的其他销售经理,才是真正胜任这个层级的人,跟一帮真正属于这个圈子的人厮杀,就好像拳击馆里当陪练的小角色,去和泰森比了一年的武,怎么可能不累呢?

  当我07年进入互联网行业的时候,就是那个拳击馆里陪练的小角色,我被迫去跟全国各地的泰森比拼,结果累的半死。后来我开始反思最初的目标,为什么要在自己身上挂一个“拳击高手”的招牌,被那么多泰森追着打? 我把这块招牌卸了,找个完全没练武的人去比拼,不是更容易赢么?于是果断照做,去找了一个没人懂拳击的小乡村,做了纯英文的Tucia.com(需翻墙),只做国外的业务。在那个地方,作为一个知名武馆的拳击小陪练,我成了村子里拳击技术最高超的人,受人仰慕,还开武馆教人拳击,活的非常滋润,而且在教人拳击的过程中,自己的拳术也比以前提高了很多,发展出一套属于自己的拳法,我虽然进不了泰森们的大圈子,但他们也进不了我的小圈子。

  关于圈子,有一个很赤裸裸的现实:不会是你进入圈子,只能是圈子进入你。很多人会四处找关系,“帮我介绍给xxx吧,我想进入你们的圈子”,这样的人是永远进不去这个圈子的,因为圈子的天性是,永远追求更高一个层级的人。而我们的大部分人,其实都在以低一级的属性,占着更高一级的位子,徘徊在更高一级的圈子边缘,与更高一级的人竞争,幻想着自己可以升级到那个圈子里去。也许永远进不去,悲催的努力一辈子;也许运气好,某一天真的进入这个圈子了,但那个时候又会有下一个目标,希望进入更高级的圈子,这是一场没有终点的战斗。永远的追求升级,永远的累。

  有没有想过降级呢?

  如果一个来自微软的高级工程师,辞职去一个养猪场做开放平台经理,那么他的到来不仅会让养猪圈感到无比荣幸,更是意味着,利用他在IT界训练出来的高效工作方式和逻辑思维能力,他可以掀起一场养猪行业的革命,使得20年后才会出现的人性、高效、开放、协作、健康的养殖方式提前到达。在这场革命中,他会活的非常有价值。这种价值,在原先的圈子里,是完全体验不到的,因为他此前的所有工作,只是在满身疮痍的windows系统上不停的打补丁,无论打多少都逃不开产品衰落、被人鄙视的命运。

  很多人的命运,都像是上面那个微软工程师。只需要降级,就能创造更大的价值,也能获得更大的满足。那为什么不呢?为什么要死死抱着那个所谓的“高级职业”不放呢?

  去年我曾犯贱去趟了移动互联网的浑水,做了个手机app,刚开始的时候感觉很高级,但很快,铺天盖地的竞争对手就出现了,我又发现自己陷入了07年一样的场景:作为一个小小陪练,我他妈的又被一帮泰森们给围住了。当泰森中的战斗机—微信,变得无比牛逼之后,我就知道,战胜这群泰森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了。于是我再次投靠了“降级论”,把自己从牛逼哄哄的移动互联网行业,降级到了一个被人不齿的低级项目:Tucia Baby。

  这个项目虽然是传统行业,但是我们基本上是按照互联网产品的思路去做的,除了拍摄需要来店里以外,其他一切,包括营销、预约、客服、后期、选片、取片、客户关系等,所有环节都放在网络上,尤其是微博(@tuciababy官网)。当然,最重要的是,作为一个脑残的果粉,我按照iPhone的做工去要求每一张作品,必须达到我们能力可以做到的最好水准,不计成本的最好水准,才允许送给客户。正式接客不到两个月时间,虽然还远未达到成功,但目前已做到每天都有客户订单,财务上已实现盈利,未来相信一定会比大部分app开发者更光明。(ps:我们没有请工商、税务、城管去吃饭喝酒泡桑拿,也没有塞钱给任何政府机关。当你的产品真的用心做到很好的时候,其实你不需要讨好任何人的。)

  这个项目让我沉思了很久:07年我曾把一个纯纯的web2.0网站做到了alexa中国区前1000名(如有质疑,请查询2010年附近的tucia.com排名),结果一路亏损,到最后只剩下一个员工;11年我把那个纯纯的app做到苹果官方推荐区免费榜的第一位(点此看截图),那段时间每天四五千iPhone安装量,结果一路烧钱,到最后濒临关闭;而如今,我只需把自己从纯纯的互联网降级下来,做一些看起来有些“低级”的项目,居然就能立即实现收支平衡。

  除此以外,我还发现一个现象,中国消费者在与奸商们的长期斗争中,已经培养出了一种非常苦B的品质:只要不被坑,他就谢天谢地。如果商家严格做到了承诺的每一件事情,客户就会感动的泪如泉涌。如果商家不仅做到了所有承诺的事情,还很贴心的提供了一些额外的服务(比如我们给每位客户赠送非常好吃的樱桃和昂贵的进口巧克力作为甜点),那么客户就会激动的哭天喊地、奔走相告,推荐给他认识的每一个人。

  其实这片肮脏的国土,就是上天赐予IT青年们的最好机会。

  在一个不会练武的村子里,只要你会打两拳,你就是拳术最厉害的人;在一个没有服务意识、忽视产品质量的土地上,只要你用心做服务,用最高的标准去要求自己,你就会成为这块土地上最出色的商家;在一个没有现代管理意识,不懂网络、不懂微博、不懂用户体验、不懂口碑传播的粗犷社会里,你只需要把之前花在IT产品上的心思的10%拿过来用,就可以秒杀一切天朝对手。

  所以,

  IT青年们,当你在为网站的转化率苦苦思索的时候,当你在为app的活跃度辗转反侧的时候,当你在为融资计划苦苦哀求各界大佬引荐的时候,也许犯了一个错误,也许你们的脑子最值得闪光的地方,不是去悲催的IT界当炮灰,而应该是去按摩界、餐饮界、烧烤界、早餐界、理发界、家政界、按摩界、送花界、纺织界、成人用品界、现代化养殖界、有机蔬果界、个人护理界、汽车修理界。。。。与IT界相比,这些行业的确无比低级,他们的老板连qq都会发音成“抠抠”,他们的员工一辈子都没用过Email;跟他们解释什么是SEO,什么是用户体验,什么是数据挖掘,他们会在听你说完之前就开枪自杀掉。正是因为如此,这些行业才是如此的不堪一击。正是因为如此,当智商高达147的IT青年还在为3k薪水拼命、而智商不到50的烧烤店老板正坐在porsche里玩着前面那位青年开发的app的时候,我就忍不住仰望星空。

  这些原始而纯粹的行业,正在等待IT精英们的降级,如同蒲公英一般的伞兵,在黑夜里从天而降,长驱直入,用最智慧的产品、最优质的服务拯救这些早就该死的行业,屌丝的生命将会绽放出银色的羽翼,无比丰满,无比性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