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程序的侵权“生死局”

产品越小,越经不起侵权的威胁,也越容易被快速复制。

至少在小程序这块,大体如此。

在湖南长沙的一间小茶馆里,小程序创业者王磊说起一年多来追逐风口的经历,就颇为神伤。

“原本团队里有三五个人,也做成了几款小程序。可没一款成功的,大家过年前就散伙了。”王磊宣称,自己参与的几款小程序,上线后都无声无息,倒是其中一款诗词的,很快见到了高仿小程序。

结果,似乎那个高仿火了好一阵子。

“人家一火,我们几个刚毕业决定创业小程序大风口的小伙伴,就凉了。”王磊也试过举报、申诉,但用处都不太大。“一个小程序往往就火那么十天半个月,等申诉成功,黄花菜都凉了。”

在老家过完春节,准备找工作的王磊突然看到了一则报道,这似乎重新燃烧起了他的斗志。

小程序侵权,不仅是“山寨”

王磊看到的新闻发生在2月27日。

其实,作为小程序创业者,这则消息之前他也有看到过相关报道,但并没关注。

在那一天,杭州互联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了一起网络信息传播权纠纷案。

被告之一长沙某网络公司因侵害原告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被判赔偿原告杭州某互联网企业经济损失15000元。这是杭州互联网法院审理的首例涉微信小程序案件。

“外行看重首例二字,同乡看见了长沙,我则看到了‘内容’。”说到此,王磊颇有点自得。

“这个事,之前小程序圈子里谈的比较多。关键就在于报道中的一段话,‘法院经审理查明,长沙某网络公司在腾讯公司微信上注册开发了微信小程序,其未经原告许可,在小程序中传播原告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作品。’”王磊说,整个侵权,其实就是这个小程序未经许可,传播了一个网红作家的心理学课程。

过去谈到小程序侵权,大多集中在技术上的借鉴或玩法上的山寨上。“那种很难抓实,算是互联网顽疾。但这个案例则不同,小程序作为产品没有问题,但它提供的内容侵权了,结果一抓一个准。”王磊如是分析。

这似乎给了王磊一个新的创业方向,“我还没想明白,等想通了立刻会着手试试。”王磊信心满满:那几个走了的伙伴,也都想再试一试。

小程序一火爆,就带着“原罪”

几乎所有的互联网风口,一开始都会泥沙俱下,出现大面积山寨的景象,但危也是机。

互联网从业者许如惠有着和王磊相似的观点:在体量很小、技术门槛不高的小程序领域,你要想用创意作为护城河,本质上很难。难道不允许创意撞衫吗?但如果内容做护城河,就不一样了。

许如惠用了2个案例,来说明小程序“创意撞衫”的难以评判,其一是很多人都玩过的《跳一跳》,其二是现在很多人已经不记得的《西瓜足迹》。

2018年6月1日,很多人在朋友圈上看过这幅图:一张中国地图,只要去过的地方,就点亮成为黄色,展示出你的朋友去了多少城市、超过了多少用户。

这是彼时一夜爆红的小程序《西瓜足迹》。就在第二天凌晨0时,该小程序开发者戴宏民兴奋地发布了朋友圈,宣告该程序一天的访问量达到一千万。

随后,争议也来了。就在戴宏民发完朋友圈的当天,一位名叫赵恩彪的小程序开发者也发了条朋友圈,声称西瓜足迹和他半年前开发的脚步地图,实在是太像了,要维权。

一时间,这个疑似“侵权”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但很快也就如同许多热门的互联网侵权案例一样,悄无声息了。

“界定太难,哪怕你觉得它们都用了同样的地图,同样的界面,同样的玩法。但地图难道还有不一样的吗?”许如惠说:《西瓜足迹》一周后被微信官方下架,也就划上了句号。

但在王磊看来,《西瓜足迹》暴露出的一个更大的问题:爆红了之后又如何?就算没有这个侵权的问题,又该如何把流量变现呢?似乎,小程序只是提供了广告和导流这样的极简变现手段。

“小程序一出世,其实就带着山寨的原罪。”许如惠称:2018年初,让本来问世许久不温不火的小程序突然成了风口的《跳一跳》,就是始作俑者。

当时,就有人指出,《跳一跳》和另一款名为《欢乐跳瓶》的iOS游戏高度撞脸。“欢乐跳瓶”的英文名字为“Bottle Flip”,这是国外团队Ketchapp开发的小游戏,于2016年底上线,曾在国外十分火爆。

然而,这样的议论尽管被媒体广泛报道之后,依然很快消失。“没有人关心到底是山寨还是撞衫,本身《跳一跳》的热度也就那么长。”许如惠称:而后,在小程序领域中,不出所料的出现了一股复活风。

小程序“复活”,过把瘾就走

但凡走工具路线的小程序,只要是个体户,都难长久。此处需要内容做护城河。

许如惠口中的复活风,指的是小游戏带出小程序风口后,在2018年春天,出现的大量复活游戏。

曾在2018年大火过的黑咖相机负责人姜文一对媒体就说过一段话:有些人进来就是赚钱的,他们不会管你生态怎么样,想要造纸就伐木头,这其实是在对整个生态进行破坏。”而这种破坏最集中的体现,就是三四月涌现的那批复活类小游戏。

“三四天上线一个小游戏,那是说的审核速度。”游戏从业者鲁日昱则直言不讳的指出:其实当时许多小游戏,不存在任何设计难度。过去在单机游戏里出现过,后来网游时代复活一轮、页游时代复活一轮、手游时代又复活一轮,在小程序火热前,这一波游戏还在H5游戏里复活过一轮。

这种复活模式本质上也是山寨。游走在侵权的边缘。但危害却不仅仅只是侵权。

“对创意的伐害才是最大的伤害。”王磊对复活游戏颇为深恶痛觉:“当时复活小游戏一出来,我就知道要坏事,我们在后台数据中就能看到,用户分享小程序的热情,明显被一盆冷水给浇灭了。”

“这波都是机会主义蝗虫,每一次肆虐风口,都会快进快出、留下一地鸡毛。但也并非一无是处。”有着近二十年从业经验的鲁日昱则总结道,很多小程序创业者也随后退场,理由很简单,工具类的小程序没有前途,毕竟这些工具在大型App上都有分担,比如美图、文档处理、个税公式、经期排卵期计算等,那些垂直类的App一旦和微信小程序打通互通口,也就达成了清场。

或许,WPS在2018年6月通过小程序,快速完成了办公业态在移动互联网和移动社交的新蝶变,最终达成亿级用户量的激活,则可看做一个老牌工具的小程序成功路径。

“同时,各种所谓文档处理、扫描、协同办公之类的小程序,不管之前火不火,都活不成。”王磊感慨道:还是要有护城河,而不是光靠脑洞。

最易侵权,也是最不易侵权

内容最容易被抓取到各种应用里,几乎没有技术难度;但一旦被抓包,就是铁证。

在杭州互联网法院首例涉微信小程序的侵权案中,“腾讯公司作为微信小程序服务提供者首次被起诉”,这个梗颇为引人注目。

但最终,原告对被告腾讯公司的所有诉讼请求被驳回。

法院认为,小程序平台不存储开发者具体服务内容,并非信息存储服务空间。小程序上的内容由开发者直接向用户提供,小程序平台技术上无法针对实际由开发者提供的具体服务内容采取处理措施,这一技术服务属性决定了腾讯公司无法做到一般网络服务提供者所能采取的删除、屏蔽等必要措施。因此,该案涉及小程序平台的情形不适用“通知—删除”规则。

然而,无法删除、屏蔽,并不代表无法解决。

据微信官方在2019微信公开课上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微信小程序侵权投诉近4000件。从投诉类型看,主要分为两大类:一是小程序的昵称、头像、功能简介;二是小程序内容。从投诉内容来看,涉及著作权侵权、商标侵权及专利侵权等。其中,著作权侵权投诉颇多。

“显然,这一问题代表着小程序下一阶段的风向:内容致胜。”王磊坦言:都知道工具类不可为、小游戏难持久,而创业者的内容从哪来?最容易的方式是扒别人的内容。但小程序平台肯定很快就要加大力度;最合适的方式是找到新的内容生成空间,但在内容巨头环伺的情况下,何其难。

但难也未必不能实现。王磊笑了笑,颇神秘的说,他打算从之前做过的诗词小程序入手,而刘慈欣的一则科幻小说则给了他一个很好的灵感。

“让大家都能撩出一首好诗,不就是原创内容了吗?”显然王磊的思路来自于大刘的短篇《诗云》:一个用大数据穷算一切诗词的故事,能否在小程序中成功,也是个生死局。

还好,唐诗宋词怎么用,都和侵权无关……

张书乐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

作者:张书乐
来源:简书
原地址:https://www.jianshu.com/p/c560515c843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